最新博文:唱响“三子之歌”

唱响“三子之歌”

       读小学时,唱了不少斗志昂扬的歌颂祖国的红歌;读中学时,唱了不少悠扬动听的名歌;当兵后,唱了不少雄壮激昂的军歌。而如今,我唱响的是《我是个地主的孙子》、《我是农民的儿子》、《我是父母的长子》“三子之歌”。

“我是地主的孙子”

       我出生于1970年底,在没读小学前,有一天晚上,大队部(过去的人民公社或生产大队相当现在的乡或村)人山人海,热闹非凡,上级在大队部召开“投机倒把”处理大会,会后播放电影给全村人观看,放映前,电影员用扩音机大声地喊道:四类分子出去,不准在这里看电影!那时,我那幼小的心灵受到创伤,脑海留下这样一个疑问:什么是四类分子?为什么不能看电影?我伤心地离开大队部,直奔家里探个究竟,我哭着问父亲,他摇了摇头,自卑地说:“四类分子是指地主、富农、反革命和坏分子,你爷爷被评了地主,所以你就不能看电影。”
       原来,三十多年前,我爷爷被戴上“地主”这顶帽子以后,一家人不是地主的儿子,就是地主的孙子。在那个年代,我们这些地主的孙子从来没有真正抬过头做人。就连我上小学读书时,也会遭到同学的“横眉冷对”,有时与同学争吵,他们都会脱口而出地骂我:“地主仔!”那时,我的童年过得非常的痛苦,心理也受过沉重的打击。

点击查看原图

七十年代的老房子让我度过了痛苦的童年

       我的伯父爱好吹拉弹唱,他有一个专长就是“弹琵琶”。那时,县里派人到我们生产大队特招两名这样的人才, 我家邻居一个叫陈练的同志很快就被选中,而我伯父因为他是地主的儿子,就泡汤了;我有个堂兄叫陈胡辉,人长得很帅,很精干。他崇拜军人,很想当兵,连续三年踊跃报名应征,每次体检都合格,可是最终还是去不了。一问才知道,原来他是地主的孙子,不能去当兵。
      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果断地停止“以阶级斗争为纲”这个不适用社会主义的口号,把工作重心移向经济建设和实行改革开放的决策。我们家的“地主”帽子也不用再戴了,全家人可以昂首挺胸,堂堂正正地做人了。后来,我才有机会当兵,成为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,直至走上军官生涯。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深深地感受到,没有党的新政策,我这个“地主”的孙子就当不了兵;没有党和部队的关怀、培养、教育,我这个“地主”的孙子就当不了警官。

“我是农民的儿子”

       小时候,有一次跟着父亲到农田里干活,我好奇问他:“爸爸,爷爷以前是不是农民?”父亲小声地对我说:“你爷爷也是农民,只是他买了很多土地,忙不过来,雇人干活,而后才被评上‘地主’的,其实,咱家祖祖辈辈都是种田的。你走到哪,都不能忘记你永远是农民的儿子!” 父亲语重心长的教诲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,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。
       记得70年代中后期,在我读小学的时候,就知道农民集体干活要实行“工分制”,一个劳动日分为10个工分,并根据性别、年龄为每一个社员(人民公社一员)指定一个工分标准,按工作天数(以一天或半天为计)记录工分数,而后根据每个人的工分数进行分配劳动报酬。每家每户的劳动力不同,报酬就不同,劳动力越多、得到的工分越多、分配到手的粮食就越多。“穷人孩子早当家”。为了帮父亲多赚点工分。放暑假时,我不怕热、不怕苦,主动参加生产队(生产大队由诸多个生产队组成)的集体劳动,割稻谷、赚工分、分粮食。第一天,我陪父亲早早来到了田地,干了一天的活后,要登记工分时,有的人问:“诗良这么小怎么算工分啊?”我坦率地说:“我年龄小,但我没有偷懒,割稻谷速度好快啊。”一下子把大家逗得开心地笑了。后来,我那“割稻谷”的精神赢得了社员们的夸赞,他们对我父亲说:“你这儿子真听话、肯吃苦。”

点击查看原图

辛苦一生的父母与作者来了“幸福照”

       在我的童年记忆里,吃饭就是农民最头痛的事,倘若家里小孩多的话,那忍饥挨饿是时有的事。就拿我家来说吧,由于穷,一日三餐都是靠“吃稀饭配地瓜”度过那艰苦的日子,老妈打出一点米却放了一大锅的水,一家五六口人吃餐饭,像“大海捞针”一样,怎么也捞不到几颗米粒,我经常低头看了看碗里的“稀饭水”,照一照自己那张又小又瘦的“苦瓜脸”,觉得农民的生活怎么那么艰苦。在我的脑海中,童年时代我真的从来没吃饱过一餐饭。别说想吃一次鸡肉,那要从年头等到过年过节,真的很不容易啊。
       冬天到了,母亲为了给父亲“进补”才舍得宰杀一个她自己饲养的土鸡。吃饭时,母亲生怕我们几个小孩会抢父亲的鸡肉,严肃地说:“你老爸是家里的劳动力,要下地干活,多吃几块肉,你们还小,还有很多鸡肉吃。”天生老实的父亲碗里尽管比我们多了几块鸡肉,但他怎么也吃不下,自然而然会分给我们几个眼睛老是盯住他碗里鸡肉的“可怜孩子”。而母亲呢,最后吃个鸡脚、啃个骨头就算不错了。
       最难忘的一次过节,那就是我妈杀了个土鸡,放在锅里炖。我妹妹也许是肚子饿了,打开锅盖想喝点汤,这时,被我发现了,我马上大声地喊道:“妈,妹妹偷吃鸡肉啦!” 我妹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没有偷吃,我在试试咸淡。”我妈批评我说:“她是你妹妹,自家的鸡还要偷吃吗?”长大后,我才明白农民的苦,苦在连吃都成问题。
       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,懂得农民的穷,所以启发了我好好读书、走出“农门”;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,懂得农民的苦,所以磨炼了我挺直腰杆,吃苦耐劳。

“我是父母的长子”

       我的父母亲从小都是生长在贫困家庭里,父亲靠木匠维持生计,母亲在家做家务,生有三男一女,我排行第一,下有两个弟弟、一个妹妹,二弟叫陈光义,现任村支部副书记,三弟叫陈金水,有了一手修理摩托的绝活,妹妹在我当兵前就出嫁他乡。父母俩节衣缩食,一把屎、一把尿,把我们几个兄弟拉扯大,扶养成人。

点击查看原图

三兄弟情深似海

       因为我是父母的长子,做人、做事在家要有长子的样子!父母的爱是伟大的、神圣的。为报答父母的深情抚爱和谆谆教导,当上排长后,我领到手的第一个月工资虽然仅400多元,但心里非常的高兴。可爱的士兵对我说:“排长,第一次领工资,能不能请我们几个当兵的‘卡拉OK一下’?”而我却想起了父母长满老茧的双手有我快乐的童年,斑白的双鬓有我成长的足迹,就这样,我没有把这点工资下馆子、上歌厅。第二天,我悄悄地来到了邮电局,给父母汇去了300元,表达了我对父母的养育之恩。
       当上干部后,第一次回家探亲,眼看父母的生活条件还是那么的落后,平时寄给他们的钱舍不得花,他们依然还是那样省吃俭用。我真的有点心疼了,为帮家里做点实事,未经父母同意,我擅自买了一个当年广东名牌的燃气炉给他们使用,“指示”他们改变用木柴烧火的习惯。燃气炉刚送到家,父母亲开始不停地唠叨,他们说:“你现在才毕业,工资那么低,没剩多少钱,买这个燃气炉干什么?”我安慰他们说:“你们一辈子辛辛苦苦,有了这个燃气炉,以后就不用再上山砍柴了。”他们说:“我们几十年都这样过来的,无所谓,你要节约点,不要乱花钱。”任凭我怎么说,他们总是不听我这个长子的话。左邻右舍的人来了,劝他们说:“这是你儿子当干部后的一点心意,你们就领着吧!”前年,我看到母亲使用十多年的燃气炉已经破烂不堪,与爱妻商量又帮父母亲添置了一个崭新的燃气炉。这一次,他们没有“发火”了,但还是舍不得我当年买给他们的那个燃气炉。
       几十年来,作为长子的我,永怀一颗感恩的心,团结三兄弟,用实际行动孝敬父母、报答父母、感动父母!

|

上一篇:8月22日《梅州日报》-----我市93户企业被评为A级纳税人
下一篇:最新博文——我心目中的老国税局长洪福浩

引用地址:

评论:

  1. 霖儿 Says:

    百善孝为先!好军官!

    博主回复:谢谢您一直以来对我博客的关心!

发表评论: